稱之為愛的全部 1 (SAO paro)

細劍維×重劍勇
在 OOC的道路上越走越遠
過期的中二病
SAO paro  (刀劍神域)嗚嗚嗚,對(´Д⊂ヽ
結合花滑跟遊戲打鬥,腦洞宇宙大,
如果設定看不明白的,那一定是我的鍋。

時間軸在勇利還沒跳 伴我身邊不要離開 之前

文筆渣渣,但看起來是長篇((坑品………

沒問題就↓

在赤焰燃上天際線的那一刻起
這個世界成為我們唯一能掌握的,所謂的真實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酒吧的昏黃光線一明一滅的閃爍著,四周盡充斥了因著酒杯敲擊而綻開的喧鬧聲。過節特有的氣味瀰漫在空氣中,一種夾雜著宣洩的歡騰在酒館的燈光下緩緩的起落。

今晚是艾恩葛朗特迎來的第一個平安夜,大街上罕見的熙來攘往,大多數人即便不是教徒,也願意暫時停下無止境的生存掙扎,試圖在此時找到一絲名為救贖的微光。

因此各樓層主城裡的安全區內,僅有的幾家酒吧成為大夥的集散地,軒昂的熱情在酒意鼓動下,一口氣掀到最高點,儘管酒吧的配樂永遠是被系統設置好歌,大家還是忘我地在舞池中跟著音樂擺動著。

Can you hear my heart beat?
Tired of feeling never enough.

有磁性的嗓音唱著一首永不回頭的歌,一遍又一遍。

喧嘩聲中,只有一個人的孤獨將被游離於這個空間之外。 勝生勇利就這樣獨自坐在吧檯的最角落,看著玻璃外將聖誕節的氛圍染成一片銀裝素裹的雪花,寒冷一絲一絲地沁入玻璃,和室內溫暖的空氣拉鋸成了的白霧。

『在這個世界裡,寒冷也不過就是系統運算出的數字罷了。』勇利沒有戴手套的手就這麼直接地撫上了玻璃,心裡默默地想著。

『這樣的冷到底是怎麼讓我感知到的呢?』

「勇利,你到現在還是獨行玩家嗎?」一個健康膚色的男子從吧檯內側端來一杯軟性飲料,眉目間的神采即便透過了數據的再現,仍擋不住那屬於南洋的熱情。

「嗯,之前有試著加入公會,但我好像不太能夠適應團隊呢!披集君最近也還好嗎?」說這句話時,勇利的表情倒也沒顯得多沮喪。

一直以來他都是一個人走著,不管是在冰面上,還是在這死亡遊戲中。
時間久了,他也就習慣了。

『好像還是少了一個人,是嗎?』 然而夜深人靜的時候,勇利還是會不期然興起這樣的念頭。

「是因為他們都不明白勇利的強大呀!」披集意義不明的感嘆道,目光直灼灼地看著勇利藏在眼鏡後的瞳孔,隨後又轉開視線的說道:「說到這個,最近職人玩家終於做出了可以連上系統通訊的手機了呢!」此時披集又重新收斂起了心情,眼睛放出更熾熱的光芒。

「哇!」勇利不知是感嘆著披集的執著,還是職人玩家的能耐。 「現在最前線已經攻略到五十五層,勇利你要不要再試著加入個團隊,還是找個固定的夥伴什麼的。」披集把飲料遞給勇利,再吩咐道。

「最近的迷宮難度,可是連最大的公會King JJ都有點應付不過來,我知道的五十五層對我們的意義,總之不要一個人冒險知道嗎?這可是一場不能回頭的死亡遊戲。」退居二線後,披集重新回歸了他一直經營的酒店和情報買賣,但對於很多人來說,即使不繼續在前線奮鬥了,那種隨時都走在尖刀上的恐懼感還是時時困擾著所有玩家。

「不要冒險嗎?」被發現了呢!勇利暗暗吞下後半句,第五十五層就是花滑選手最開始的地方,一步一步的走向夢想,再一步一步走入泥淖。

對,死亡遊戲,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真實。

Sword Art Online這個主打純劍技的大規模虛擬實境遊戲,輔一上市就引來許多話題,一開始在日本發行時受眾多是遊戲粉絲,但是到後來風靡全世界時,開始有更多人注意到虛擬實境的超越性,一個超思維的虛擬空間意味著現實中很多的不可能都將成為可能。

這是一場跨越虛擬與現實的革命。

Sword Art Online,簡稱SAO,就這樣突如其來的侵入人們的生活,開始有人迷上了艾因葛朗特這個懸浮在空中的巨大城堡。

從媒體界開始,越來越多人關注虛擬實境帶來的好處,開始有玩家甚至經營起了虛擬的生活,就好像第二人生一般,很多孩子甚至開始分不清楚虛擬與現實的界線。

然而這樣的情況發展到花滑界時,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,卻是從高齡選手開始往下流行, 而這種年齡的反向流動,後期也出現在很多職業年限很短的運動上。

當媒體開始思考這個問題的答案時,有一個盛名在外的花滑選手在SNS上悄悄地說了一句:「沒什麼,就算到了二十七歲,我們也還想贏。」

只有面臨退役的老選手,才最深切的體會什麼是力不從心,什麼是可求而不可得的青春。而這一切他們有過,卻不可能再挽回什麼。

經驗和情感會隨著時間增長,PCS都會有相應的提高,但已經頂尖花滑選手的他們,都是享受跳躍時的風速而來的,那是被稱之為快感的風。

虛擬實境彷彿是很多運動員的童話,他們不怕跌倒,卻怕跌倒了再也爬不起來。

然而這個童話卻在那一場赤焰後全成了泡影,血腥的殺戮成了所有人現實的主旋律,花滑頓時成為了離所有人最遠的存在,直到第五十五層冰湖重新出現在攻略組的視野裡。

『如果再也回不到冰場上,那我情願在現實中摔的粉身碎骨。』勇利深深的看著回頭忙碌的披集,一口一口抿著微苦的咖啡。

我是勝生勇利,今年二十三歲,以後還能是日本常見的強化型滑冰選手嗎?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37 )